相关文章

吉林宝源丰未缴工伤保险 6000万死亡赔偿需自掏--机场护栏网

产品列表 PRODUCT LIST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吉林宝源丰未缴工伤保险 6000万死亡赔偿需自掏--机场护栏网

人祸——东北三场大火的偶然与必然--机场护栏网

天火为灾,人火为祸。

5月31日—6月3日,短短4天,东北三省接连发生三场火灾,不是天灾,不是纵火,而皆与安全管理不善、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相关部门监管不力有关。

100多条人命、巨大的经济损失,三场大火后,公众等待一场最终的审判。专家指出,对于重大生产安全事故,不但要追究生产企业管理者的刑事责任,更要追责政府监管者。

近日国家安监总局提出,要加大对事故责任人惩处力度,对典型案例要进行公开审判。即将到来的公开审判,也将最大程度地教育相关行政执法者,消除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严重渎职行为,警钟长鸣。

6月,是一年一度的“安全生产月”。然而,“安全生产月”在一些地方已经沦为当月的一场运动。如此“安全生产”,甚至保证不了当月的生产安全,更谈不上月月、天天、时时刻刻的安全。

人祸,导致生产处处隐藏着致命的漏洞。安全生产,要真正内化到监管、管理、生活、意识的方方面面,不是喊几句口号、发几张传单、抓几个典型追责判刑那么简单。

悲情米沙子镇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刘永刚 | 吉林德惠米沙子镇报道

米沙子镇,位于吉林省德惠市西部。“米沙子”是满语,意为“沼泽地”。

6月5日傍晚,吉林省德惠市米沙子镇下起了暴雨,雨点打在大路上,扬起刚刚落定的尘土,穿过被大火烧跨的房屋残骸,落在满地狼藉上。

两天前的6月3日,一场致使120人罹难的大火,让这个当地最大的乡镇,笼罩在一片悲凉之中。

大雨中,等待亲人消息的人群仍未散去。

“像被黑布蒙上了眼睛”

为方便日常管理,公司在上班时间会将大部分车间门关闭,以防止随意走动扰乱工作秩序。

6月2日晚9点,刘涛给女友张莉发了一条短信,说累了一天想早点睡觉。刘涛和张莉都在米沙子镇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下称“宝源丰”)的分割包装车间打工,两人3个月前开始谈恋爱,在工友眼中,俩人甜蜜,感情颇好。

6月3日早5点50分,刘涛和往常一样,吃过工厂提供的早餐后,踩着点进入了分割包装车间开始工作。这个工厂共有3个相连的车间,其中,一车间是屠宰车间,二车间是分割包装车间,三车间是冷冻车间。

大约6点06分,手中拿着刀正在切割的刘涛突然听到有人大喊,便放下手里的活儿。话音未落,又听到班长大喊,“一车间着火了赶紧走”。就在刘涛把刀放到操作台上的同时,他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呼呼的大火从一车间的棚顶扑面而来。”作为第一批逃出来的幸存者之一,刘涛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仍心惊胆战。

大火瞬间蔓延至整个二车间,灯全灭了,200多名工人在黑暗中开始摸索着逃命。在随后的几分钟时间里,刘涛用手捂着嘴拼命地往外摸,一开始还跑,但很快就被同伴挤倒在地。“啥也看不见,眼睛就像被蒙上黑布似的。”

大约过了1分钟,趴在地上的刘涛隐约看到前方有一丝亮光。他用尽力气站起来,跌跌撞撞到了门前。出来之后,再看大门,滚滚黑烟往外冒。他从黑烟里看到几只手伸出来,连忙过去拉,没想到,这一拉竟然将工友胳膊上的衣服连同皮肤一同扯了下来。

此时的刘涛已顾不上害怕,当他连续救出3位工友之后,才因体力不支瘫坐在门外的空地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和腿均已被烧伤。

刘涛说,工厂的3个车间大约有6个门,他所在的二车间有3个门,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从三车间一个平时不常走的门逃出来的。

记者从事故现场相关人员处了解到,该公司平时为方便日常管理,在规定的上班时间内,会将大部分车间门关闭,以防止随意走动扰乱工作秩序。

多位幸存的工人没有人能说清楚火最初是何时从何处引燃的,但他们说,二车间的3个门当时都锁着,所以跑出来的人很少。后来知道,大多数幸存者是老员工,他们是从车间通向冷库和羽毛粉碎室的通道门脱离危险的。

大约6点30分,大火仍在燃烧,刘涛还未找到女朋友张莉的踪影,心急如焚的刘涛四处奔跑却无计可施。此时,刘涛第一次听到了消防车的警笛声。

后来,幸存者们看到消防员冲进工厂里把困在里面的工友半拉半抬了出来。在有毒浓烟和烈火炙烤中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后,刘涛自己走到了附近的德惠福阳医院。

胳膊被缝了3针之后,刘涛又匆匆赶回工厂,此时已是6月3日上午11点多。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消防员还在灭火,已有工人家属们站在场外焦急等待。

而此时,刘涛最担心的还是女朋友张莉。发现救护车将一些重伤员送到了长春市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二分部进行救治,他连忙打车跟了过去,但并未找到。

当晚,强忍着疼痛,刘涛和几名幸存的工友找到一个简陋的饭馆,拿起廉价的白酒,一饮而尽。“能捡回一条命,已属万幸。”

6月5日下午,刘涛说,自火灾发生后,没有任何人和他联系过。“或许是因为我是轻伤才没人管?”

“我儿的手机再也没人接了”

平时大家都在各自车间工作,也不知整个厂房总共有几个门。见过消防通道,但是从来没走过。

除了女朋友张莉,和刘涛关系不错的李志强也经常被他念起。

一个月前,刚满23岁的李志强瞒着父母来到了宝源丰打工。其间,李志强曾给在家种地的父母捎信说,在外头找了一个每月能挣2000多元的工作。

但一个月后,大火便吞噬了这个年轻人的生命。年迈的父母在家看到新闻的时候,还不知道儿子就在这个工厂打工。

6月4日傍晚,李志强的父母接到通知之后打车赶到了现场。路上,老母亲一直在拨打儿子的手机,但电话那头却再无回音。“这是我儿的手机号,再也没人接了。”

6月5日上午,在通向宝源丰的必经之路——102国道上,3批警察严格对过往车辆进行盘查,除救援等车辆外,其他社会车辆一律不得靠近火灾现场。

宝源丰旁边的一家物流公司被当地政府紧急开辟为家属接待处。来寻亲的家属在此登记之后,由德惠市相关部门组成善后小组开展安抚工作。

登记后的家属,会被引导到米沙子镇南侧的一家钢构公司院内,进行抽血,以备DNA鉴定。

由于进入车间之前,工人们不能携带手机等随身物品,火灾发生后,除了逃生者外,大部分伤者都无法与自己的亲人联系。

李志强的父母就在烈日下蹲在家属接待处附近,他们从家属接待处看到两张表,一张是宝源丰的职工名单,另一张是烧伤名单。他们并未在烧伤名单中看到儿子的名字,这意味着儿子很有可能已经遇难。“政府给我们抽了血,这就是要做鉴定啊。”父亲老泪纵横地哭诉着。

老父亲说,当地政府虽然组织了人员对他们进行善后工作,但对于他来说,任何事情都不比见到儿子更重要。“我俩在农村种地,就这么一个儿子,说没就没了,到现在都不知道人在哪儿啊。”

王淑芬和她的女儿一早便来到了家属接待处,但并未从政府部门处打听到她弟弟的下落。和大多数寻亲者一样,王淑芬只能先奔赴长春市的几家医院寻找亲人,找到了的是劫后余生,抱头痛哭;找不到的就来到厂区门外等候。

在距离事发地较近的福阳医院,抢救室的外面,贴着一张伤者名单,大批伤者家属聚集于此,还有许多人是赶到医院查问在这家公司上班、事发后失去联系的亲属的踪迹。医院烧伤科主任冯可(音)介绍,伤者多为吸入氨气以及其他有毒气体造成的呼吸道水肿,另外有部分人为烧伤。

陈洪武是这家医院收治的伤者中为数不多还能开口讲话的人。据他讲,工人上班后,车间大多数门都会被锁上,只留几个出口。“平时大家都在各自车间工作,也不知整个厂房总共有几个门。”

另一位生还者张丹介绍说,她来到宝源丰一个多月,负责禽类产品的分割、包装。“平时大家就走更衣室一个通道,见过消防通道,但是从来没走过。”

“根本看不清是哪里起的火,只是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张丹说,“车间内外一片通红,照明灯和逃生指示灯也都灭了,于是大家都开始沿着工作通道往外跑。”

但是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大火已经将门封锁,于是她和大家一起跑向另一出口,“但这里的人也很多,人挤人、人压人的。”张丹回忆,混乱中她也摔倒了,但求生的欲望让她拼命爬出来,在这过程中,她的脸部被烫伤。

“我们都是拽着前面人的衣服跑出来的,就怕摔倒了爬不起来。”张丹说,事发时他们正在工作,突然车间里的灯全都熄灭了,“我们就听见有人喊‘着火了’,大家就拼命往门外跑。看到有人摔倒了,根本来不及也没办法去扶。”

在采访中,有工人称,工厂曾因锁门被政府部门罚款,但这种锁门的惯例一直被沿用至灾难发生。